发新帖
塞外江南
21楼 塞外江南

戒嗔的头发 对于普通人来说,和尚的身份还是挺有神秘色彩的。就拿来过天明寺的施主来说,便有相当一部分施主对和尚的生活充满了兴趣,其中关于和尚头发的问题,戒嗔便被人追问过很多次。 还有些对佛门生活不了解的施主,会好奇地问:戒嗔,是不是有什么措施可以不长头发啊?而事实上,出家人也不是不长头发的,只是剃得勤快,所以才能保持寸草不生的形象。 戒嗔十二岁就出了家,所以自十二岁以后的十几年时间,头发都没有超过半寸的时候。 而即便是经常剃,头发上依然常常留下短短的一节。只有每逢有重要活动要出去,大家才会主动把头发剃光,以示对施主们的尊重。 在天明寺里,负责剃发的是智恒师父。在家人常说,做哪行恨哪行,其实也有例外的。比如智恒师父,在寺里给人剃发二十多年,不但没有厌倦,反而形成了嗜好,见到低辈分的小和尚头发稍微长点儿就看不下去,一定要给他剃了。 技术这种事情,当然是越练越熟悉,不过还是有例外的,依然是智恒师父。虽有二十多年的理发经验,他还是常常把我们的头皮弄破,主要是我们确实不太配合,在他手下动来动去的。同时给我们剃发只要求剃光了,也没有造型设计的要求,所以没法提升技术等级。 在小辈僧人眼里,没人比智恒师父更可怕,因为他的眼睛总会盯在你的头上看。本身我们头发就不多,还总让人惦记着。 对于理发本身,大家并没有太过抵制,但是对于智恒师父这种,理发比刷牙还要频繁的做法,大家便不乐意了。 有时候戒嗔在院子里和师兄弟们闲聊,智恒师父从里面走来,如果手中拿着剃刀,我们就会作鸟兽散。戒尘、戒痴这两个小和尚跑得最快,戒傲平时喜欢篮球等运动,所以身手一样敏捷,逃跑的速度也比戒嗔要快,嗖的一下,就不见了踪影,最后坐在剃刀下苦着脸的人通常是戒嗔。 施主们如果有机缘来天明寺,那么看到寺里头发最短的和尚很可能就是戒嗔。 当然光头也不完全是错处,每天晚上洗头的时候,戒嗔都比其他人更省心,随手用毛巾擦上一下,然后再去院子里逛上一圈,回来已经干了。 无怪乎,师父常说,细细思考自己的短处,也许会发现它并不是一无是处。

来自畅游助手
21楼 发布于:2月前
塞外江南
22楼 塞外江南

蓝天下行走 天明寺的几位师父,也曾收过一些俗家弟子,那些人中本地的居多,也有几个是外地的。在外地弟子中,和我们最熟悉的莫过于上海的戒烟师兄。 有好多次戒嗔提到戒烟师兄的名字,听到的施主们便会笑,大家都说这名字听起来有点儿怪,不太像佛家弟子的名字。 据戒嗔所知,当初师父给戒烟师兄起法号的时候,原是不打算起这个名字的,后来是师兄自己要求用这个名字。 师父们觉得,名字就是一个代号,叫戒烟的人依然可以戒贪、戒痴、戒嗔。再说,如果烟瘾极大的戒烟师兄可以把烟戒掉,也是一件对健康有利的事情,便答应戒烟师兄的要求了。 戒烟师兄在上海从事着房地产方面的工作,自从皈依佛门后,他每年都会来寺里几次。这几年戒烟师兄每次来的时候都是笑眯眯的,看起来心情很好的样子。 智缘师父说这就是修行的结果,潜心修行后的领悟,当佛法渗入心灵的时候,可以让人心情舒畅。 不过镇里的孙老施主说:戒烟师兄开心是因为房价涨得很高。 戒嗔也不知道,师父和孙老施主哪个说得对,姑且认为是两种因素综合起了作用,让戒烟师兄心情愉悦了。 在寺里两位小师弟都很喜欢戒烟师兄,他每次都会带不少好吃好玩的给戒痴和戒尘,他们一看到戒烟师兄来,便争相去翻他的包。智缘师父总是斥责他们两个太没有礼貌,可是戒烟师兄倒不介意,总是含笑看着他们俩,还告诉他们食品放在哪个包里面。 戒烟师兄喜欢给我们讲一些发生在城市里的故事,因为大家都没有出过远门,所以对于这些发生在自己所不熟悉的地方的事情充满了好奇。每到此时,寺里的小师弟们都集中在一起听戒烟师兄讲,总觉得非常有意思。 戒烟师兄说,自己住的上海是一个很大的地方,比淼镇大十倍都不止,戒嗔和几位师弟去过最远的地方也只是附近的几个镇子,但是还是觉得戒烟师兄的说法有点儿夸大了。因为在附近的几个镇子里,淼镇是最大的,在镇子里走一圈,最快也要半个小时。 戒烟师兄非常喜欢天明寺附近的环境,说这里的山水特别让人心动,空气清新,即使快到六月,山里还是很凉爽的,就连天都是蓝蓝的。 师弟们听到这样的评价都很奇怪,难道上海的天不是蓝色的吗? 师父那次也在旁边,他对戒烟师兄说:回上海的时候不妨抬头看看,然后再告诉我们看到了什么。 过了些日子,师兄从上海打电话过来告诉我们,他回去之后,按师父所说的看了看,才发现原来上海的天也是蓝蓝的。 师父告诉我们:每个人其实都行走在蓝天之下,如果你没有感觉到,那是因为你没有抬头向上看,而不是它不存在。

来自畅游助手
22楼 发布于:2月前
学佛
23楼 学佛
快过年了,愿更多的盲人师兄们春节吉祥
23楼 发布于:2月前
学佛
24楼 学佛
明天就过小年了,在这里愿更多的盲人朋友可以接触到,了解到,学习到《地藏经》,提升自己,改变命运。
24楼 发布于:2月前
塞外江南
25楼 塞外江南

戒忧师兄所中的彩票 前些年,淼镇上有位姓刘的施主,在天明寺里皈依了佛门,做了在家的居士,法号叫戒忧。刘施主的年纪比戒嗔和戒傲都大些,所以平日大家都喊他戒忧师兄。 有一次,戒忧师兄去城里出差,回来的时候在城里的超市买了一些特产,超市的营业员找钱的时候,给了一张特别破旧的钞票。戒忧师兄是一个爱干净的人,觉得那张钞票脏兮兮的,可能上面还有些病菌什么的,便不想接受这张钱。 戒忧师兄向营业员提出要求的时候,营业员很不高兴,觉得戒忧师兄十分矫情。他觉得钞票这种东西,管它是新的、旧的、缺了角的,都应该是大家最爱的,哪有这般挑三拣四的。 戒忧师兄平日性情很平和,怕引起争议,便用收下的零钱随手买了张彩票,哪知戒忧师兄的运气特别好,彩票中了一等奖。 虽说是一等奖,不过奖金并不是非常高,因为这种彩票最高的奖项是特等奖。戒忧师兄所中的一等奖,那一期有很多人买了同样的号码,所以奖金只有五千多块。 戒忧师兄回到镇里,在路边遇到孙大嫂。戒忧师兄中了奖,自然样子很开心,孙施主就问戒忧师兄为什么如此开心。 戒忧师兄便忍不住把中奖的消息告诉了孙施主,并请孙施主替他保密,孙施主答应了。 戒忧师兄后来说:自己实在是低估了孙大嫂的传播能力,差不多到了第二天,半个镇子的人都知道了戒忧师兄中奖的消息。等到第三天,整个镇子,除了镇东头喝多酒还在昏睡的陈施主不知道,其他人都知道了。 戒嗔觉得戒忧师兄的说法,实在有开玩笑的因素在里面,不过消息的传播确实让戒忧师兄很困扰。镇里的人和戒忧师兄熟悉点儿的,纷纷向戒忧师兄道喜,不熟悉的便在背后指指点点。 戒忧师兄忍不住去责怪孙大嫂,孙大嫂很委屈地向戒忧师兄解释,她只是在镇上的马路边自言自语时被人听到的。 戒忧师兄中奖的消息也传到了山上,不过版本很多。开始的时候,大多和中奖有关,只是金额不同,从一百万到五百万不等,后来衍生的消息也多了起来,比如戒忧师兄因为中奖要离婚以及中奖只是幌子,其实是把贪污来的钱洗白等等。 戒忧师兄那几天很困惑,逢人便解释中奖的事情,有人信了,也有人认为戒忧师兄欲盖弥彰。 为了这事,戒忧师兄特意上山向师父请教,戒忧师兄想:总要有个法子,让大家了解真相比较好。 但是师父并没有教戒忧师兄澄清真相的方法,反而建议他不要再多解释了。 师父说:真相不会因为别人怎么说而改变,时间越久,被误解的真相就会被还原得越多。 对于师父的说法,戒忧师兄也是将信将疑的,但最终还是按照师父的要求去做了。 在小镇上,关于戒忧师兄的谣言,继续传播着,但几个月之后,小镇上的施主发现,传说中了数百万的戒忧师兄,生活没有发生什么实质的变化,据说要离婚的戒忧师兄,家庭关系依然和睦。 渐渐地,那些依靠想象而生的谣言也不再有人谈起了。

来自畅游助手
25楼 发布于:2月前
塞外江南
26楼 塞外江南

心如明镜 天明寺所在淼镇的中心位置有条小街,这里集中了不少店铺,是淼镇上最热闹的地方。小街的附近有块很大的空地,因为人流量比较大,所以很多施主自发地在这里摆摊,渐渐便形成了一个露天的集市。这里的摊点卖的东西品种很杂,吃的用的,几乎都有。 我们习惯称呼这个露天集市为广场,不过有些城市里来的施主看到这个广场的时候,都会忍不住笑。因为在他们的印象中,广场自然是那种修建得整齐漂亮的场所,像这种由泥土地和流动摊贩组合而成,雨稍微下得大点儿连摆摊都困难的地方,被称为广场,确实有点儿牵强。 广场的中间有五处高高的旗杆,戒嗔不知道这些旗杆以前是做什么用的,它们也荒废很久,上面早已没有旗帜了。 五根旗杆也有不同之处,那就是它们外壳上残留着一些不同颜色的漆,想象中在很久以前这些旗杆应该漆着不同的颜色,只是随着时间的流逝,如今远远望着它们的时候,已经看不出明显的区别了。时间对事物的改变,往往大到让人难以想象。 五个旗杆中间有一根是黄色的,在这根黄色的旗杆下,总有位老施主在这里卖糖葫芦串。老施主养了一只黄褐色的小狸猫,只要老施主在摆摊,小狸猫必然会在老施主的脚边绕来绕去。 老施主的年纪挺大,身体看起来还算健康,只是他的左手和智缘师父一样有点儿残疾,还好对行动的影响并不是很大。 戒痴师弟很喜欢吃糖葫芦,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他和老施主混得十分熟悉。有时候我们从老施主的摊点经过,老施主会笑着从插糖葫芦的草垛上抽出一串糖葫芦给戒痴。当然,如果戒嗔或戒傲在场,自然是不好意思白拿老施主东西的,毕竟老施主也只是个小生意人。 戒尘师弟也很喜欢去老施主的摊子,不过戒尘师弟的兴趣并不在糖葫芦上,他很喜欢老施主的小猫。只要走到附近,戒尘师弟便会绕道逗小猫玩玩。难得那只小猫也是不认生的,只要看到戒尘,远远地便会跑过来。 有一次,智缘师父和戒嗔以及两个小师弟一起去小镇上,路途中遇到了一个外地的施主问路。 原来这位外地的施主迷了路,还和同行的朋友走散了,施主的朋友电话联系了他,说自己站在广场的黄色旗杆下等他。 戒嗔给这位施主指点了一下去黄色旗杆的道路,因为不熟悉路途,施主便问得仔细了点儿,施主问:黄色旗杆的旁边有没有其他特征? 于是戒痴师弟说:黄色旗杆就在广场的中间,那边有位卖糖葫芦的老施主。而后智缘师父补充说:这位卖糖葫芦的老施主左手有点儿残疾。戒尘师弟又补充说:老施主还养了一只黄褐色的小狸猫。 戒嗔发现,在描述同一位老施主的时候,智缘师父和两位小师弟三个人的描述方式是有很大区别的。 即使在看同一样事物的时候,每个人所看所侧重的也是不一样的。很多时候,你看待事物的过程,就像一面镜子,不经意地折射着你心底的东西。

来自畅游助手
26楼 发布于:2月前
学佛
27楼 学佛
腊月25了,很多盲人朋友也开始了回家的旅途吧,愿你们一路顺利
27楼 发布于:2月前
学佛
28楼 学佛
盲文地藏经,免费结缘

嵩山禅寺净土修学中心

盲文七加持文,

天黑了天还会亮
因为太阳会升起
眼盲了心看得见  
佛法点燃了心灯

嵩山禅寺净土修学中心明珍盲人网络共修平台目前免费结缘赠送《盲文地藏经》给有需要的盲人师兄!
28楼 发布于:2月前
学佛
29楼 学佛
今天腊月28了,愿回家的盲人兄弟姐妹们都能安全到家,过的温暖的春节
29楼 发布于:2月前
学佛
30楼 学佛
腊月29,愿天下的盲人师兄阖家安康,幸福美满!
30楼 发布于:2月前
学佛
31楼 学佛
庚子年大年初一,愿天清地明,灾难不起!祝盲人朋友们新年吉祥,身心安康!
31楼 发布于:2月前
初出江湖